当前位置:变色之言资讯可可香奈儿
可可香奈儿
2022-05-09

作者:风为裳 来源:新浪网风为裳博客

在可可之前,她叫嘉帕丽尔。

她是母亲病逝后被父亲遗弃在孤儿院的孩子。

长大后,她在裁缝铺里求生计。像日子黯淡无光的灰姑娘,命运也不忍看她如此年华蹉跎下去。一次偶遇,她在咖啡馆里唱那首她小时候唱过的《COCO》,军官艾提安爱上了她。他叫她可可。

生活仿佛是一卷无限延展的美丽油画:她跟着艾提安去了乡下的庄园,漂亮的古堡,衣着华丽的仆人,血统高贵的骏马,用来狩猎的森林……当然,还有情窦初开,最甜蜜的爱情……

艾提安的旧情人一次次提醒着她:她不过是他当下喜欢的一个女人。会过期的。

而她,要的是他全部的爱。就像那串珍珠项链,如果不能完全拥有它,她宁愿把它摔碎。

人生总会在某一个小弯发生一段小插曲,进而就那么逡巡的绕过去了。

在她练马的某个清晨,在一条稍显逼仄的小道上,一个颜峻面孔的英国男人开着老爷车急驰而过,惊吓了她的马。

她恼怒地回到家里,发现他正坐在客厅里。

他是艾提安最好的朋友鲍伊·卡柏。艾提安说这个英国佬又粗鲁又暴力,他接手了他父亲的矿山并把它做大。艾提安说:他从不提他母亲。

她对鲍伊并无好印象。

她在服装上的独特品位逐渐显现出来。

她穿着马僮的长裤骑马。她戴自己做的帽子去看马球比赛。她从巴黎邮寄来做帽子的材料,她想在巴黎开家帽子店。

鲍伊很欣赏她的想法。在他的眼里,她是颗珍珠,而艾提安只是把她当成了一颗新鲜的石子。

马球比赛后,她对鲍伊那么拼命印象深刻。他第一次跟她聊起自己的母亲。她是个犹太人,唱歌剧。他的父亲让她放弃了事业,却在她生下他之后,抛弃了他们……

可可和鲍伊就这样彼此被吸引。

鲍伊教可可开车。车子风一样开了出去。嫩绿的田野、葱郁的树木、天鹅绒一般的蓝天,还有两个人快乐的笑声……车子七扭八歪地坏在了路上。

下起了雨。她穿着长裙,瑟瑟发抖,鲍伊脱掉身上的奶白色风衣给她披上,两个人在风雨里撑着一把伞往城堡里跑。在城堡外面,鼻尖碰着鼻尖,眼睛望着眼睛,嘴唇无限接近,彼此听得到对方的心跳……她的目光黯了下去,推开伞逃开了。

这一幕被艾提安看到。他心里嫉妒的火焰熊熊燃起。女人没什么了不起,但是,他扔掉她是一回事,她推开他是另一回事。

艾提安在马厩跟鲍伊说他爱上了可可,她漂亮,不哭,与众不同,他要娶她。

窗外狂风暴雨,闪电一再照亮她的眼睛。艾提安放了音乐,他拉可可跳探戈,鲍伊也加入进来……她站在两个男人中间,心里弥漫着悲伤。

第二天清晨,她起来时,窗外有汽车的响声,她跑出去,鲍伊的车子已经开远了。他没跟她告别。

说娶她,不过是艾提安击退情敌的手段。他终不肯把她光明正大地介绍给家人,他说:娶或者不娶,只要在一起,没什么两样。

她终于看清了面前的这个男人,他给的不是她想要的生活。

她选择了去巴黎,她不要依靠男人生活,她要靠自己开创一项事业——属于可可·香奈儿的事业。

寒冷的巴黎冬天,冰冷的出租屋里,堆满了她卖不出去的帽子。各种帐单纷至沓来。房东缩着手向她催帐。

鲍伊来找她,却被房东误以为是债主拦下。她倔犟地去当铺当掉貂皮披肩,日子困顿寒冷得让她看不到希望。

门响了,拉开门,鲍伊阳光一般的笑脸出现在她的面前。原来,他也在巴黎。

她试图掩示自己的窘境,债主们却丝毫没给她这个机会。他替她还了帐。

在嘈杂的咖啡馆里,香浓的咖啡袅袅婷婷地

她介意他没说再见就离开。

他目光奕奕深情地看着她,他说:我写过信给你。

她诧异,自己从没收到过他的信。

他说:因为我从没寄出过。他说:我只想告诉你,每时每刻我都在想你。

他帮她找了店铺,他要给她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。

在她的门外,他向她表达了爱意,她却退缩了。她害怕他是另一个艾提安。门缓缓地在她和他的面前关上。

他们的店开张,鲍伊帮她请来了很多上流社会的朋友。可可却听到有人议论她曾经做过艾提安的情妇,现在也是为钱赖上鲍伊的。她用极度的自尊来掩示内心的自卑。

跟鲍伊出席一个宴会被拒绝后,他告诉她:那些人是很有权势,但她才是最重要的。他说:可可,我爱你!

她讲了自己内心的恐惧,他问她:你以为我不知道被抛弃的滋味吗?

鲍伊的父亲一直不愿意承认他是他的儿子。

他求她不要拒绝他。

雪花纷纷扬扬,鲍伊与可可在雪地里深情拥吻。那一刻,世界都在他们之外。

只是,心结还在。一夜缠绵,她早早地逃掉。他赶来,拿着隔夜的白山茶。她告诉他她害怕,害怕感情,害怕重新走回旧有的生活中。

鲍伊向她求婚,只要她愿意,他立刻就会娶她。

她看着他,很坚定地说:在结婚之前,她不会依靠他。

鲍伊的心里落满了失望,或者她爱他还不够深吧?

他离开,好多天。她的心里长满了思念的荒草。

好在他出现了,共舞一曲探戈一诉相思。她终于明白他是她此生挚爱,她再也不希望他离开了。

可是,战争暴发了。

鲍伊去了前线。临行前,她把自己亲手做的白色丝巾戴在他的脖子上。她等着他平安归来。

她开始了一场时装革命。用最简约的设计最简单的布料做舒适便于工作的衣服给女人穿。战争让贵妇们失去了仆人,一切都得自己动手,她的服装尽管有很大争议,却还是赢得了市场。

她去医院送护士服,见到受伤的艾提安。他为离开她后悔。他说她是一直是那个帮他修改制服的女孩,她说他永远是那个给她名字的男人。可可告诉艾提安,她爱鲍伊胜过一切。

战壕里,鲍伊读着她的来信。战壕外,暴雨如注。

鲍伊被调到后方做联络工作。

海滩上,他睡在沙滩椅里,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打出阴影,她坐在他面前,深情凝望着他。

他的眼睛突然睁开,看到她甜美的笑脸,那一刻,幸福如蜜糖一样注入两人心间。

她在他的怀里,她说:我总是做同样的梦,你回来了,却不认得我了。

他吻她:无论在什么地方,我都不会忘记你。

她告诉他,自己变了很多。她再不会向他提很多要求,追逐成功,她只想跟他在一起。

她让他答应她:永远不要离开她。

战争结束了,他们约好一同去伦敦参加他的新书发布会,同时度蜜月。

命运有一双翻云覆雨的大手,它再一次戏弄了他们。

她最好的朋友举行婚礼,她们一同走过最艰难的岁月,她不能去参加他的新书发布会了。她以为,未来的日子还很长,他们总会在一起。她跟女友说:只要鲍伊求婚,下一秒她就嫁给他,不作任何要求。

在伦敦的新书发布会上,鲍伊遇到了父亲的教女戴安娜,她告诉鲍伊他父亲年老多病,希望见到他。

可可还在巴黎的时装店里忙碌,好事者将刊有鲍伊与戴安娜的报纸拿给她。知道事实真相的总是一份爱情里爱得最深的那一个。

待战争结束,鲍伊归来,他们还是在那,在美丽的社维尔的沙滩上,她奔跑过去,好日子天长地久,却不想满心欢喜人生到底终于落定,谁知命运惹人怜。

鲍伊不能兑现承诺,将取他人为妻。

她与他隔着一张咖啡桌的距离。

她的手里燃着一支烟,求证那个早已铁证如山的消息。

他说:是的。

她的目光里闪过绝望。她强撑着说:娶个身世家庭背景都很好的女人做妻子,鲍伊,你的选择是正确的。

她说:你说过家庭对你而言不重要,都是假的。我也愿意牺牲一切,换回我父亲的爱……

她低头饮泣,他默默无言。

或者是从未拥有便万分渴望,他选择了亲情。而她,最害怕的,终于成现实摆在面前。可是她说:一切都是我的错,当初你说要娶我时,我害怕自己的情感……你做你喜欢做的事吧,别担心我,我会挺过来的……

红唇叼着烟,泪水顺着面颊滑落,鲍伊并不知道他的人生放弃的什么,一切都无可挽回。

她对着镜子剪掉自己的长发,长发可以剪掉,情殇呢?

唯有工作,如野玫瑰般历经磨难怒放,她为自己的时尚王国倾尽心力。

多少个岁月过去了,圣诞夜,电话突然响起。

是我,他说。

他承认离开她是他人生最大的错误,她是他此生的挚爱。他说:只要你告诉我你还想要我,我立刻就出现在你面前,说圣诞快乐。

她流着泪说:我想你现在就在我身边。

车子箭一样开了出去,幸福都在前面飞。有什么比思念更急迫的吗?

她为他装点圣诞树,白色的丝巾抚过他的面庞。往日的幸福历历在目:他教她学开车时的快乐时光……他跟她在海边嬉戏,睡梦中,他睁开眼见到她梨花映春水般的笑颜……最困顿的日子里,她拉开门,他阳光一样照亮她的生活……

他们都在心里默念:这一次,再不松开彼此的手。

却不知,那也不过是——爱情最后的回光返照。

她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。是噩耗。

她站在他失速的汽车面前,悲伤水一样漫过心头:

不远处的树枝上,她送他的白色丝巾挂在树梢上,她走过去,摘下丝巾戴到自己的脖子上,泪水滑下来,她深情地吻着白丝巾,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到她的脸上,她仰起头,她相信她爱的人——鲍伊,永远跟她在一起。

她再不会失去他。

她不再是嘉帕丽尔,她是时尚女王可可·香奈儿,没有什么能把她击垮。

她为纪念这段感情设计的小黑裙成了香奈儿最具影响力的作品。

那是爱情,最好的纪念。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

变色之言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